<noframes id="brfvz"><address id="brfvz"></address>
<sub id="brfvz"><listing id="brfvz"><listing id="brfvz"></listing></listing></sub>

        首頁
        關于華道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公開聲明
        金融科技

        新一輪監管風暴降臨,助貸市場何去何從

        和訊網 董云峰 2020/11/11 209 返回列表
        這個冬天本該是火熱的。

        隨著螞蟻暫緩上市,一場即將開席的極樂之宴,意外演變為新一輪監管風暴。

        “當前金融科技與金融創新快速發展,必須處理好金融發展、金融穩定和金融安全的關系?!?0月31日,金融委召開專題會議指出,既要鼓勵創新、弘揚企業家精神,也要加強監管,依法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有效防范風險。

        此番前所未有之嚴厲的定調,意味著金融科技面臨的監管再度升級。

        兩天后,11月2日,銀保監會、央行聯合發布《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并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征求意見稿》直指螞蟻的高杠桿問題,并成為螞蟻暫緩上市的直接原因。

        那么,這場以降杠桿為核心的監管風暴,又將如何影響助貸市場?

        01終結無限杠桿

        在當前的助貸市場上,通過網絡小貸牌照與金融機構聯合開展業務是主要形式,尤其是頭部平臺。

        因此,《征求意見稿》所傳達出的網絡小貸監管政策,將對整個助貸市場造成重大影響。

        在準入上,對于跨省經營的網絡小貸公司,從審批到監管的一系列權限,被全面上收到了銀保監會,而不是由地方金融辦負責。

        在資金門檻上,較之前各地政府的要求大大提高。網絡小貸公司如果僅在本省范圍內展業,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如果跨省經營需要不低于50億元,均為一次性實繳貨幣資本。

        《征求意見稿》明確了網絡小貸公司的對外融資杠桿倍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余額不得超過其凈資產的4倍。

        真正的大殺器在于,《征求意見稿》規定: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于30%。

        這條規定對螞蟻等頭部平臺影響顯著。據招股書披露,截至今年6月末,螞蟻平臺促成的信貸余額高達2.15萬億元,其中大概98%的貸款由金融機構合作伙伴進行實際放款或已實現資產證券化。

        理論上,如果嚴格遵照網絡小貸公司的融資杠桿,并且落實聯合貸款最低30%的出資比例,要想維持當前的業務體量,螞蟻需要新增的資本金很可能超過1000億元。

        螞蟻曾擁有的近乎無限杠桿的好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02純助貸怎么辦?

        如果不出資,純助貸呢?

        所謂純助貸,指的是金融科技公司僅僅提供獲客營銷、風控輔助等服務,并不直接參與出資。由于不涉及到出資,沒有小貸牌照也能做。

        在實際操作中,純助貸往往需要通過保證保險、融資擔保等形式提供增信,可以理解為隱性出資。不過隨著市場逐漸成熟,這兩年金融機構與螞蟻、京東數科、樂信等頭部平臺之間開始采用分潤模式——不出資、不增信。

        眼下,從業者普遍關注的焦點是:分潤模式下的純助貸,是否會面臨類似于聯合貸款的監管要求?

        從字面意思來看,《征求意見稿》所提出的最低30%的出資要求,僅僅針對的是網絡小貸公司參與注資的聯合貸款業務,不包括純助貸。

        而在此前的《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當中,不管合作機構是否共同出資發放貸款,均沒有提出明確的量化要求,包括注冊資本、最低出資比例等等。

        這就帶來了一個“躲貓貓”的可能性:如果螞蟻將花唄、借唄等消費信貸業務,全部轉型為純助貸,是不是就無需新增資本金,不用受杠桿限制了呢?事實上,目前螞蟻的純助貸業務占比已經相當之高。

        鑒于金融委“將金融活動全面納入監管”,以及“對同類業務、同類主體一視同仁”的最新表述,監管部門不可能放任真聯合、假分潤的盛行,純助貸大概率也要被收緊。

        在新金融瑯琊榜看來,出于金融穩定與金融安全的考量,本著審慎原則,監管部門恐怕很難容忍完全沒有杠桿約束的純助貸。

        不妨大膽猜想一下:有沒有可能參考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的風險自留規則,對純助貸業務提出風險準備金要求呢?

        一切監管套利的心思,暫且歇歇吧。

        03穩一點,遠一點

        新一輪監管風暴已然降臨。

        無需悲觀的是,從早前《商業銀行互聯網貸款管理暫行辦法》的出臺,到此次《征求意見稿》的發布,助貸業務正在被全面納入監管——由于行業確定性提升,從中長期來看,并非壞事。

        然而,從業者必須接受的現實是,不管聯合貸款還是純助貸,都將面臨更高的門檻,也將徹底告別無限杠桿時代。

        這意味著,助貸業務利潤率的收窄,幾乎是不可逆轉的。聯合貸款模式的分成比例更高,但是需要比以往更多的資本金;純助貸模式監管壓力更小,然而分成比例偏低。

        概言之,助貸業務暴利不再,商業價值將向常態回歸。尤其是螞蟻,其擴張沖動將大幅消減,短期內不排除出現收縮。

        另一方面,鑒于網絡小貸牌照的門檻大幅度提高,而消費金融公司等牌照的門檻同樣不低,預計更多助貸業務將從聯合貸款向純助貸轉移。

        實際上,純助貸是監管部門更加鼓勵的方向,因為該模式下金融機構的自主性與獨立性更強,可以掌握更完整的數據,也就更有利于做實核心風控。

        總結起來就是,螞蟻一家獨大的局面會被打破,且市場主流很可能從聯合貸走向純助貸。

        對于流量與資金實力不及大巨頭,但是助貸經驗豐富、技術能力過硬的玩家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諸如樂信、360數科等。

        與此同時,這也為那些在轉型路上一直走到今天的P2P平臺留下了更多生存空間。諸如洋錢罐,已經全面轉型為持牌金融機構的服務者,合作方涵蓋商業銀行、信托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還有信也科技,這家中國最早的P2P平臺,已經發展為擁有多元化業務的金融科技公司,對接30余家持牌金融機構。

        可以預期的是,在抬門檻、限杠桿的監管治理之下,行業的成長空間將進一步被打開,發展節奏會更平穩有序,市場結構將更趨合理化。

        在金融領域,慢一點、穩一點,往往會更好,于企業、監管者、消費者而言,皆是如此。
        返回列表

        在線咨詢

        公司名稱*
        部門
        姓名*
        電話*
        郵箱*
        咨詢事項
        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观看下载_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网站_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